雅博app

他们,于无声处建奇功
2021-06-11 23:29

在中国共产党艰苦卓绝的斗争历程中,除了在烽火硝烟的战场与敌人“明争”,还在一条隐蔽战线上展开“暗斗”。在这条隐蔽战线上,无数无名英雄深入龙潭虎穴,历经生死劫难,屡建奇功,他们通过传递一个个情报,影响革命局势,甚至改写一段历史。

近日,“永不湮没的荣光”——隐蔽战线红色特工系列寻访纪念活动在南京启动。该活动由南京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南京市委党史办主办,南京市新文艺群体联合会和江苏中天龙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具体策划并承办。今天刊出的新华日报《人文周刊》聚焦寻访活动中三位或战斗或牺牲在江苏的“红色特工”,并连线他们的后人,聆听他们讲述先辈们惊心动魄的“谍战”故事。

壮飞:龙潭示警建奇勋

1931年4月底,在古城南京,发生了一场惊心动魄的秘密较量。潜伏在国民党中央组织部党务调查科(国民党两大特务机构之一的“中统”前身)的地下党员钱壮飞同志,冒着生命危险,将重要情报从南京送往上海,使得在上海的中共中央各机关与人员,特别是中共中央的领导人周恩来等,安然度过了一场极其险恶的狂风巨浪!钱壮飞之孙、今年已经76岁的钱泓先生,向记者讲述了百年党史上著名的“钱壮飞龙潭示警建奇勋”的故事。

钱壮飞,1895年生于浙江湖州,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8年9月,钱壮飞考入了国民党建设委员会举办的无线电培训班,结业后被安排在无线电管理处上海营业处工作。

不久,钱壮飞的聪明才智引起了无线电管理处上海营业处主任徐恩曾的注意,徐让他主管业务。1929年12月,徐恩曾调任国民党中央组织部党务调查科主任,聘钱壮飞为机要秘书。钱壮飞把“国民党中央组织部党务调查科实为情报机关”的情况报告给党组织。周恩来得知后指示“拿过来,打进去”。党组织成立以李克农为组长,钱壮飞、胡底为组员的特别党小组“打进去”。特别党小组的上线是陈赓,受周恩来直接领导。

“爷爷钱壮飞获得了徐恩曾的信任,他智取了徐的密码本,为党、为红军截获大量有价值的情报。”钱泓多次来南京寻找钱壮飞的足迹。当时,国民党中央组织部党务调查科就设在中山东路中央饭店旁一座独立的小洋楼内,对外挂“正元实业社”的招牌,以掩人耳目。后来,钱壮飞又协助徐恩曾在中央饭店四楼建立一个半公开的情报机构“长江通讯社”,在丹凤街设下属机构“民智通讯社”。他还安排胡底负责“民智通讯社”工作,让李克农在上海无线电管理处做广播新闻编辑。钱壮飞、胡底、李克农并称为“龙潭三杰”,接受周恩来的直接领导。

1931年4月25日,那是一个星期六,那天,徐恩曾早早离开南京,到上海花天酒地去了,只留钱壮飞一个人在“正元实业社”值班。夜里,钱壮飞突然收到三份从武汉发来的密电。尽管上面都写着“徐恩曾亲译”,但钱壮飞凭着特有的警觉,感到这三份密电非同寻常。“爷爷冒险翻译出电报,里面的内容让他大吃一惊。”钱泓说,第一封密电写着:“黎明被捕,并已自首。如能迅速解至南京,三天之内可将中共中央机关全部肃清。”第二封写着:“将用轮船将黎明解送南京。”第三封写着:“黎明称军舰太慢了,将改用飞机将他解送南京。”

这个被捕后叛变的“黎明”是谁?钱壮飞非常清楚,此人就是长期负责中共中央机关保卫工作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顾顺章,他对在上海的中共中央机关、中央军委机关、中央特科、江苏省委等上百个共产党机构的地址、人员名单和联络方式了如指掌。他如果到达南京,供出这些情报,上海就会掀起一场腥风血雨,无数同志会落入敌人手中。

钱泓说,这是钱壮飞一生中最为紧张的时刻,他当即决定,一定要抢在顾顺章抵达南京之前,将情报送到上海去,让同志们及时转移。钱壮飞叫来了自己的女婿、中共党员刘杞夫,让他坐沪宁线最后一班夜车赶往上海。为防万一,钱壮飞下班后镇定自若地离开调查科,直接前往下关火车站,亲自乘车前往上海,以起到“双保险”作用。

4月26日早晨,刘杞夫在上海找到了李克农,李克农又找到了陈云同志和陈赓同志,将钱壮飞的示警转告给周恩来和党中央。周恩来沉着冷静地布置转移工作,首脑机关和地下党员们陆续从容撤离。4月27日,顾顺章抵达南京,将自己知道的所有情报和盘托出。4月28日,国民党特务会同上海英法租界的巡捕房警探们展开全城大搜捕。尽管将所有的党机关驻地和领导人住处翻了个底朝天,却一无所获。“敌人就这样白忙活了一场!”钱泓告诉记者,由于钱壮飞送出的情报而脱离危险的领导人有瞿秋白、周恩来、博古、邓颖超、邓小平、陈云、陈赓、聂荣臻、叶剑英、李维汉等。钱壮飞顺利从南京撤离,他本可以带着家人一同离开,但他却把家人仍留在南京,为党中央快速撤离争取更多的时间。“我的姑姑钱椒椒、姑父刘杞夫,在天津的舅姥、姥爷张家昽都被捕了。父亲钱江只有12岁,带着姐夫6岁的儿子浪迹在南京街头。”

钱壮飞从南京撤退后,到了中央苏区。1935年4月,他在长征途中英勇牺牲。“爷爷牺牲后,10年之后才有了我。”尽管钱泓没有见过爷爷,但从小就听父亲讲述爷爷伟大的一生。退休之后,钱泓特地去了爷爷曾战斗过的南京、瑞金、遵义等地,追寻爷爷的革命足迹。他还经常前往学校、机关,向人们介绍爷爷“力挽狂澜”的传奇故事,使后人永远铭记以钱壮飞、李克农、胡底等为代表的隐蔽战线上的英雄们。

徐楚光:血泪染洒雨花红

每隔几年,家住在湖北省黄冈市的徐建老人都会带着家人来到南京雨花台烈士陵园,缅怀长眠在这里的父亲徐楚光和他的战友们,“父亲在党的隐蔽战线整整战斗了20年,牺牲在雨花台时年仅39岁。”站在雨花台烈士纪念馆的展厅里,徐建久久凝望着父亲的遗像,沉浸在对往事的回忆之中。

徐楚光,1909年出生于湖北蕲水,1926年考入黄埔军校武汉分校。在黄埔,他深受恽代英等共产党人的影响,建立了对共产主义的坚定信仰,并于192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他曾在军校期间的一篇日记中这样写道:“大事者,于国于民大利也。吾当为国民而生,亦当为国民而死。”

从黄埔军校毕业后,徐楚光先后在鄂豫皖、武汉、广州、香港、南宁、豫西、晋东南、冀南、华东等地打入汪伪军队和国民党军队内部,秘密从事情报搜集和策反工作。

1942年3月,徐楚光受八路军总部情报处派遣,打入汪伪军政机构长期潜伏。“智勇双全的父亲以‘生意人’身份来到南京,利用黄埔校友、湖北同乡和青红帮等各方面关系,广交朋友,打通关节,渗透进汪伪内部,拥有了伪中央军校上校教官、伪军委会情报局上校秘书等多个身份。”徐建说,父亲相继策反了汪伪军委会中将参赞洪侠、汪伪警卫第三师师长钟健魂等一批高级军官,在南京秘密建立了一张地下情报网,搜集了大量重要情报。

1943年12月底至1944年1月初,汪伪对苏北伪军的建制和布防进行重大调整。潜伏在南京的徐楚光指示自己发展的多名情报员,弄到了汪伪这一军事布防图。“父亲将布防图藏在棉衣夹层中,拿着情报眼线提供的‘特别通行证’,顺利地将图送出南京城。”徐建说,徐楚光提供的这一情报,为华中根据地和新四军打破敌人封锁、粉碎敌人“清剿”发挥了重要作用。

战斗在敌人心脏,徐楚光功勋卓著。徐建介绍,父亲以承包“苏北猪只税”为名,开辟扬州通往苏北根据地的秘密水陆通道,为我军进出物资和人员安全提供了掩护;他策反了南京的洪门帮主朱亚雄,利用帮会势力,组建“华中铁道南京护卫总队”,暗度陈仓地将其变为秘密铁道交通线,打破了日伪对华中根据地的交通和经济封锁。

在徐建看来,父亲徐楚光在南京潜伏期间最具影响力的一件事,是成功促成了汪伪警卫第3师的起义。1945年8月12日,徐楚光与汪伪警卫第3师师长钟健魂及第9团团长赵鸿学,带3000余名官兵,携火炮34门、轻重机枪151挺、步枪1100余支,夜渡长江到达江北新四军根据地。整个策反过程一波三折,险象环生。延安《解放日报》在头版位置报道了这次起义壮举,震撼了全国。

解放战争期间,徐楚光继续潜伏在南京、上海、杭州地区,从事情报工作,成功策反了军统南京站少将站长周镐。1947年,徐楚光奉命率部分地下工作人员赴湘鄂地区,准备组建秘密武装,配合解放军作战。令人痛惜的是,这年9月底,由于叛徒出卖,徐楚光在武昌不幸被捕,被押到南京宁海路19号“保密局”看守所。在狱中,面对敌人的威逼利诱和严刑拷打,徐楚光始终不为所动,坚贞不屈。1948年10月9日,徐楚光在南京雨花台英勇就义。

“敌军战鼓响叮咚,信陵盗符建奇功。伤心千载秦淮水,血泪染洒雨花红。”年近九旬的徐建动情地吟诵起徐楚光潜伏南京期间所写的诗词《贺洪侠猎取汪伪密码》。徐楚光被捕时,徐建年仅15岁。为了党的事业,徐楚光转战全国各地,和儿子在一起的时间不超过两年。“但我依然清楚记得,父亲曾教我怎样应对便衣特务的盘问,教我如何向战友传递通知,教我在地下党开会或谈话时望风放哨。”徐建说,父亲坚定的革命信仰和高尚的人格力量影响了自己一生。他也常用父亲的事迹告诫家人,要永远记住自己是烈士的后代,要像父亲徐楚光那样永远跟党走,把个人的一切奉献给党。

冷少农:一纸情报抵百万兵

“我要使他们个个都有饭吃,都有衣穿,都有房子住,都有事情做。这样的事情是一件最大而又复杂的事情,我要这样干,非得把全身的力量贯注着,非得把生命贡献……”这些朴实无华的文字,是潜入龙潭虎穴南京的革命烈士冷少农于1930年给母亲回信中的一段委婉表达。如今,时光跨越90多年,当念着祖父家书中的这段话时,冷少农之孙冷启中还是忍不住地哽咽了。

今年75岁的冷启中,退休已有十多年, 2016年他被中共南京市委组织部、雨花台烈士陵园管理局聘为“烈士亲属宣讲团成员”。这些年,他一直奔波在全国各地,向人们讲述爷爷冷少农的革命故事。

“爷爷的一生虽然短暂,但却是辉煌和灿烂的。”1900年1月,冷少农出生在贵州省瓮安县冷家堡的一户贫寒农家,原名冷肇隆。冷启中告诉记者,爷爷年少读书时接触了大量共产主义著作,并把自己的名字改为“少农”,立志要为劳苦大众的翻身解放事业贡献一生。

25岁那年,冷少农进入黄埔军校工作,在周恩来的直接领导下,开始了革命生涯。1927年7月,大革命失败后,中共被迫转入“地下工作”。同年,冷少农奉周恩来指示潜入南京。“爷爷受党组织派遣,利用与何应钦是贵州同乡和师生关系,打入国民政府军政部担任秘书,获取了不少重要的政治军事情报。”冷启中说,爷爷冷少农当时的一纸情报足以抵百万雄兵,甚至使中国革命转危为安。1930年10月至1931年秋,蒋介石调集重兵对中央革命根据地和红一方面军进行了三次军事“围剿”。紧要关头,冷少农把从国民党高层获得的三次军事“围剿”等机密情报秘密送了出去,为红军反“围剿”的胜利作出重大贡献。

因为秘密工作的特殊性,冷少农从25岁离家,一直到33岁牺牲,之间从未回过家。“他的母亲,也就是我的太奶奶,曾经几次写信催促他回家,他都没有回,也无法向家人说明自己究竟在南京干什么。太奶奶误以为儿子在南京已经另外娶妻成家,于是给冷少农写信,指责他‘不忠不孝,忘恩负义’。”冷启中说。

母亲的误解和训斥,刺痛了冷少农的心,他只能用一纸家书安抚母亲。在一封长达14页5000多字的家书中,他这样禀告自己的抱负:“我是把我的孝移去孝顺大多数受苦的人类,忠实的去为他们努力……”“我们这样的做法,自然有一般人不满意,有些是不了解,有些是对于他们有利害关系,随时都在阻碍我们,反对我们,甚至要杀害我们……”

1932年春,因叛徒出卖,冷少农被捕入狱。6月9日,在刑场上,高唱着《国际歌》的冷少农在南京雨花台英勇就义,年仅33岁。

“当时周恩来为了顾全大局要求守口如瓶,家里人并不知道爷爷牺牲的消息。1934年12月底,中央红军长征途经贵州瓮安时,周恩来曾派两名红军战士乔装成商人,以朋友的身份看望爷爷的家人,并赠送了10枚银元和两份点心表示慰问。我的太奶奶听说是爷爷的朋友来看望,顿时老泪纵横。但此时,太奶奶依然不知道他已经就义。”

1951年,南京雨花台筹建烈士陵园,冷启中回忆说:“当时有两位干部来家里收集爷爷的资料和遗物,当地干部敲锣打鼓给家里送来‘光荣之家’牌时,我们才知道爷爷牺牲了。当太奶奶知道了爷爷冷少农的真实身份后,含着眼泪说:之前是我错怪老二了!”

“这些穿越战火的家书,是爷爷给我们留下的珍贵遗产。”已经年逾古稀的冷启中虽然从未与自己的祖父谋面,但全家一直把祖父的家书当做“传家宝”传承。他说,透过这封沉甸甸的家书,我们深深感受到的是祖父这样的先辈们的家国情怀。

来源 新华日报 《人文周刊》

图片 视觉中国

| 微矩阵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版权所有 法制晚报有限公司

 苏ICP备13020714号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B2-20140001

友情链接:凤凰游戏  梭哈游戏  无敌炸金花app下载  欢乐天地  开元游戏APP  水果游戏机下载  斗牛手游  全民彩票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